Ya Ching, YANG    

阿喜讀之死

螢幕快照 2014-03-23 下午11.47.22

  家裡的狗狗阿喜讀今早過世了。
  我哭了。除了悲傷,我哭阿喜讀對死亡的坦然,我哭阿喜讀的貼心。
  上個星期天下午,我正準備上樓,經過客廳時看見阿喜讀軟綿綿地癱在牠的睡墊上,不知為何我突然聞到死亡的氣味。我走過去抱牠,感受牠,我感覺牠很清楚自己來到了生命的盡頭。隔天阿喜讀就住進了動物醫院。
  我和阿喜讀的感情跟我和妮妮不一樣,阿喜讀是屬於家裡每一個人的,牠陪伴家裡的每一個人,不像妮妮只陪伴我。阿喜讀是從中途之家接回來養的全盲流浪狗,可能是流浪那陣子吃過苦頭,所以阿喜讀很會察言觀色、非常安靜、惜福,要的不多而且擅長等待。
  牠跟我小妹比較親,喜歡跟小妹撒嬌。我察覺阿喜讀不對勁之後,傳了訊息給小妹要她這週末回來看看阿喜讀。阿喜讀星期一住進醫院裡,牠等到週末,等到小妹、大妹都回來看牠才斷氣,阿喜讀甚至等過了昨晚,我們全家結束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飯局,直到今天早上,小妹九點說想要看阿喜讀,而阿喜讀就在九點的時候走了。阿喜讀連死亡都帶著牠默默的性格。
  這一切都讓我想起妮妮,所以今天很不好受。動物面對死亡坦蕩蕩,牠們就是知道,且欣然接受,並出於一種先知或者說天性,在死亡之前做足準備,讓自己能夠不慌不忙地走進死亡裡面。妮妮也是這麼樣地走進死亡裡面。牠們看起來一點都不悲傷,反而死得相當優雅,悲傷的是人,不是牠們。動物活著的時候,隨時都在當下,所以死的時候沒什麼好掙扎。只有人會嫌棄過去的某一秒不夠完美,只有人會擔憂遠在死亡之後的未竟之志。

  晚上我在浴缸裡靜靜地泡了一個多小時,把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看完。書末正好寫到死亡,它說:

  一個村子死了,馬蒂非常悲傷,因為她終究是一個人,有著人的感情。
  但如果不以人的角度去觀望呢?那麼就沒有悲傷的必要,連悲傷的概念都沒有了,人和大地上所有的生物一樣,活過、死了,存活下來的繼續生活,就是這麼一回事。不管是橫死、暴死、悄悄的死、寂寞的死、整群的死,死於天災、死於戰爭,結果都是一樣,只有人才會為了死亡而悲傷。
  而大自然不用人的觀點。它集合了萬物的生滅、增減、垢淨、枯榮,大自然不用人的觀點,大自然沒有人的悲傷。

  人的虛無就是虛無一物,而神的虛無,是一切衝突、一切翻騰之後的一切抵銷,一切彌補。因為平衡了、圓滿了、寧靜了,所以虛無。
  

  我每經歷一個死亡,就越看見生命的渺小;越看見生命的渺小,就越有勇氣去活。死亡坦蕩蕩的,說死就死。誰不是這樣?就連一顆石頭,也有屬於它的死期。有盡頭的生命反而教人寬心,你我終究免不了一死,到頭來全都化作一坯黃土,跟磨碎了的石頭沒有兩樣。所以生命才值得歡慶,畢竟它有限。


2 Responses to 阿喜讀之死

  1. yaoting says:

    你好
    看到這篇,很是感動!忽然想到你曾自法國帶回妮妮,我也有一隻尼尼,現在在法國朋友家,我想帶他回來!
    但是又害怕他十歲高齡會在飛行途中發生變故,有什麼好辦法可以帶他直飛回來,而且安安全全呢?

    • yachingyang says:

      哈囉,
      很祝福你跟你的寶貝。
      我帶妮妮回台灣是四年前的事情,當時是要在回國前七個月開始做血液檢查以及其他檢驗,然後搭乘長榮航空直飛班機回台。
      台灣前陣子經歷狂犬病風波,不曉得對國外回來的動物檢疫造成多少影響,建議你在網路上爬文爬清楚,畢竟這種事情不能有一點疏忽呢。很希望你的寶貝能平平安安回到台灣來,跟你愛在一起,祝福你。

      雅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