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 Ching, YANG    

Category Archives: 活 Vivre

生活一滴一滴地聚集起來,就成了故事。

長大成人

  第一次覺得自己長大,是意識到「付出」這件事。

  小孩子要什麼都是直接伸手要,而且覺得別人都會給他。事實上他本來就可以伸手伸得理直氣壯,因為他要長大,那就得要吃、要知識、要空間、要各種資源,這些他都還沒辦法自己產出。
  但像我這種從小被照顧得太好的小孩,到了明明自己已經可以產出一些東西的歲數,卻還是習慣跟人伸手要。比如我去巴黎之前,很多資訊明明自己在網路上都查得到,但就沒那個習慣去查,反而跑去陌生人的網頁留言問人家留學該準備什麼。又或者,Read More

巴黎地鐵的腰帶傳奇

螢幕快照 2014-03-04 下午9.34.45

  暑期語言班開課的第二天我就遲到了。首先,當然是我睡得有點晚,慌慌張張出門之後,照例鑽進地底下,擠入每天早上八點半都會出爐的「地鐵四號線巴黎人團塊」。今天不曉得怎麼搞得,團塊異常大,我一走下月台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壞。那根本不是月台,是蟻窩啊,多麼興盛繁榮的蟻窩啊我的天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後記)

  七月中接到一封信,小學妹問我關於巴黎租房的資訊。我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她,希望能幫上忙,但免不了提到惡房東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七)

  「好的,我們之後再聯繫!」仲介竟然也笑著點點頭。不曉得她是出於禮貌而應允,還是當真打算繼續做這老婦的生意?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六)

大姊正在清洗窗框,我要她別洗了,先吃東西。我們倆坐在那張爛床上,一邊聊天一邊狼狽地吃著外帶中國餐。

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五)

  事情總算來到了一個明確的轉折點。若一切順利,我只消好好吃一頓飯,再盡力將房間打掃乾淨,並付上一筆買床的費用,就有機會能夠不帶憤恨地搭上飛機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四)

  早上六點多就起床了,昨晚出乎意料睡得很好。八點十分,見義勇為的網友已在公寓樓下,最後一線希望會晚點到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三)

  二話不說,先痛哭個幾分鐘,哭得悲慘、哭得徹底,哭得恍若來巴黎的第一天起,就受盡委屈,直到現在才勇敢地哭出來。就這樣什麼也不管地,腿一癱,坐在公寓樓下,痛快地哭上好一會兒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二)

  搬進新房間的第一天,我把佈滿灰塵的地面、泛黃的牆壁、生蜘蛛網的櫃子˙˙˙˙全都清得亮麗如新,還把原本卡住的衣櫥推門修到咕溜咕溜,為故障的碗櫥安置小機關,一切都美好極了。Read More

巴黎毒胖惡房東(一)

  留學的最後三天,也是留學生涯最高潮迭起的三天。

  最後一個住處,落腳六區貴婦百貨旁邊。曾經在巴黎找房子的人都知道,這是一件言語不足以形容的苦差事。為了尋覓一個能洗澡、睡覺、練琴的地方,我奔波了整整兩個月,每天上網查租屋公告、出門看房、找仲介、約房東˙˙˙,期間遇過詐騙集團,也在攝氏五度的天氣被放鴿子吹冷風一個小時,跟糊塗仲介周旋、跟跋扈房東討價還價,什麼怪格局的房間、怪癖一堆的前房客都撞上了,就是沒撞出一個窩。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