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a Ching, YANG    

媽媽的日常

  靈光一閃突然想記錄自己的一天,於是決定重啟我荒廢兩百年的部落格。當媽之後的生活跟以前很不一樣,覺得不好好寫下來太可惜,所以再忙還是要記錄,就從媽媽的日常記起吧!不記還好,一記嚇死,媽媽真的是一秒都沒有停下來耶,母親節怎麼能一年只有一天?應該要有三百六十六天才合理!Read More

親愛的女生,你們要拿回自己的身體、情慾和權利 | 楊 雅晴 | TEDxNCCU

演講內容逐字稿:   我是雅晴,很多人問我說,妳為什麼要拍這一百張照片,妳是有特別想要去衝撞什麼?或是受到什麼啟發嗎?其實都沒有,只是突發奇想而已。我之前在巴黎唸書的時候,某個晚上我突然就想:「如果我跑去親一百個人,然後跑去問一百個陌生人願不願意親我,不知道會怎麼樣?他們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?我也不知道會怎樣?」我越想越興奮,然後就跑去找一個學攝影的朋友商量這件事,他覺得可以做,我也覺得可以做,於是我們兩個就上街去開始親人了,其實就是這樣子而已。Read More

巴黎地鐵的腰帶傳奇

  暑期語言班開課的第二天我就遲到了。首先,當然是我睡得有點晚,慌慌張張出門之後,照例鑽進地底下,擠入每天早上八點半都會出爐的「地鐵四號線巴黎人團塊」。今天不曉得怎麼搞得,團塊異常大,我一走下月台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壞。那根本不是月台,是蟻窩啊,多麼興盛繁榮的蟻窩啊我的天。Read More

百吻巴黎 No.37 聖心堂前院:眼睛 Parvis du Sacré-Coeur

37 Parvis du Sacré-Coeur   這是我見過最美的眼睛。   邊緣是一道周密而深邃、孔雀藍的光環,向著圓心延伸,逐漸轉為碧澄澄的綠波,而瞳孔竟是透明琥珀色,從中心點放射出去的絲線清晰可見,比任何我所見過的寶石都還要瑰奇、美麗。就像兩隻搖豔的小精靈,在通往異世界的入口處晃蕩,誘惑著我不顧一切往裡頭跳。Read More

看愛人睡覺

  克雷蒙工作很忙,又身兼業餘樂團貝斯手,所以常睡眠不足。他有時來跟我約會,會掛著一張很笨的睏臉。我覺得很可愛,睏成這樣,卻還是搭了將近兩個小時的車從他家進巴黎來找我。也太感人了真甜蜜。Read More

give me a kiss (下)

  我們一起走進那些我還沒看的展廳。我自在得有點出乎意料,好幾次跟克雷蒙開玩笑。有個雕塑品,是兩個巴掌大的小人同時捧著一圓盆子,我跟克雷蒙說,你可以把你的菸灰抖在這兒,他說,哪天他可以把這東西當成菸灰缸時,他肯定是個偉人。把第四層的展廳都看完了之後,克雷蒙說要帶我去小劇場。Read More

老師我焦慮

寫作日期:2006.8.17   小時候睡覺時會吸左手大拇指,然後另一隻手捏著一條毛巾。捏毛巾的那一隻手,食指和大拇指的指尖夾住毛巾表面,捏出一個小小的、突起的「一」字,再用中指的靠近食指的那一側,非常靈巧地將這個一字向著大拇指的方向對折,突起的部分變成緊密的「V」字之後,食指再像中指那樣將突起的V字其中一邊折向大拇指的方向,突起的部分就會變成「N」字。這樣反覆一直折下去,毛巾就會被我折出/\/\/\/\/\/\的痕跡。   這是我上國小之前的記憶了。   去年冬天吧,某一次睡前又在想東想西,想起了小時候外婆會用奶瓶餵我喝牛奶、哄我睡覺,牛奶喝完我就會滿足地睡著。那種感覺非常幸福。想著想著,突然好想重溫那個感覺,就跑到樓下把我妹前些日子耍白癡買錯的奶瓶拿出來,為自己泡了一瓶牛奶,帶到床上躺著喝。這舉動滿荒唐的,我一個二十幾歲的人躺在床上用奶瓶喝奶,有點變態。   喝著喝著,我發現我的衣角竟然出現了\/\/\/\/\的痕跡,天啊,兒時的我被召喚出來了。   老師說我焦慮。老師說,這是一種焦慮的表現。   老師說過,腮幫子很大的人通常易怒,因為咬牙切齒的舉動讓他腮變大。一個背部肌肉緊繃的人則常常壓抑情緒,而咬指甲代表什麼、走路時握拳又代表什麼……老師都說過。我們所看到的外在形貌,都隱藏著看不到的玄機。老師說,一個痛恨小偷的人,裝了無數道防竊鎖,還是難逃被闖空門的命運。左鄰右舍什麼都不防也不會怎樣,偏偏就是最討厭小偷的這一戶會遭殃。老師說這是一種召喚。如此痛恨小偷的人,很可能在兒時曾犯下偷竊的過錯,當時受當嚴厲的處分導致心裡留下創傷,而這樣的創傷日後會在一些微妙的地方流洩出來,無論是眼神、行為、言談。就像佛洛伊德說過的:「凡是有眼有耳的人將相信沒有人能保有秘密。」……恨小偷的人會召喚小偷。老師說,你的外在際遇是你內心的投射。   老師說我焦慮。老師,我焦慮。

give me a kiss…(中)

  克雷蒙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去處理一些展廳的工作,我答應了。我跟著他來到一個影片的小展廳,他撩起橡皮簾讓我先進去。烏漆抹黑的小空間裡,一面牆播映著某新銳藝術家的影像作品,克雷蒙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,在漆黑的房間裡開啟一道比他矮半個頭的小門,接著伸手朝裡頭按了一些按鍵,牆上的影像竟然消失了,變成一片藍色,過沒多久,克雷蒙的手又不知按哪了些東西,影片便重新播放。結束了這個小小檢視之後,他鎖上小門,一邊朝我微笑,一邊拉開橡皮簾跟我一起走出來。   這一連串簡單的動作令我無比興奮,彷彿全身細胞都重生似的,打從進入這個黑暗的小展廳之後,他所做的一切都很神秘。他的手很神秘、笑容很神秘,他的工作很神秘、人也很神秘。他整個人又神秘又性感。Read More

give me a kiss…(上)

  所有男主角的回信裡頭,我最喜歡收到克雷蒙的信了,他講起話來有條有理,有問必答,態度輕鬆卻誠意十足。有一次,我只是隨意地告訴他,我就要回台灣了卻還有一堆事沒做,比如從未在巴黎看一場爵士樂表演、從未在這座城市跳舞、從未在酒吧裡喝過酒⋯⋯我說「trop de jamais」有太多的從未了,他在信裡回覆:「為了別讓妳再說這句trop de jamais,我會陪妳去完成那些妳想做卻從未做的事。」看到這段話,我捧著臉在電腦前笑了幾分鐘,接下來的日常瑣事都笑著做。Read More

百吻巴黎 No.18 龐畢度中心:桃花眼 Centre Georges Pompidou

百吻巴黎 No.18 龐畢度中心:桃花眼 Centre Georges Pompidou   現在時間是下午六點,巴黎夏季一天中最熱的時段。龐畢度廣場上有幾撮和樂融融的親子、沒什麼人賞臉的街頭藝人以及發呆中的奇裝異服藝術家⋯⋯獨身帥哥的數量是零。Read More